波兰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49例 累计确诊达1638例


经过警方调查,得知这名护士原先并非在感染科工作,而是在意大利疫情加剧后,自愿调到感染科协助照顾重症病患,不料突然出现发烧等症状,于是在家隔离并接受检测。然而,在接受检测的2天后,这名护士疑似因等不到结果,选择了自溺。疫情拐点遥遥无期,而感染风险、救治压力和心理压力正吞噬医护人员心理防线,而医护人员对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失去信心,这远比病毒的蔓延更为可怕。

3月25日,意大利国家护士联合会发表声明,伦巴第一家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护士达妮埃拉·特雷齐(Daniela Trezzi),自杀身亡,年仅34岁,死前她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。

连续十几个小时、超负荷的工作让医护人员几近崩溃。一名护士在采访中疾呼:“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,我们快要撑不下去了。”

物资短缺带来的救治压力,除了医学上的,还有情感上的。

目前,伦巴第政府参考中国武汉火神山医院的模式,正在紧急改建米兰市的国际展览中心,预计将可接收约500名重症患者。并且已动员退休医护人员与刚毕业的医学生紧急上岗,护理系许多大三学生获准上阵帮忙。意大利教育部长曼弗雷迪表示,此举可向国家医疗体系释放约1万名医护人员。纽约警察局逾500名雇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。(图源:《国会山报》)

据《每日邮报》报道,意大利医生必须按照一份指南,判断患者是否可以使用“稀缺”的资源,并将精力优先抢救年轻人上,因为他们的存活率可能高于高龄重症患者。

穿戴防护装备的医务人员在意大利北部的贝加莫工作。

根据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所的数据,该国新冠病毒死者的平均年龄为78岁。

西卡迪说,格隆多纳3月初因“轻度心力衰竭”入院时,只有一些轻度的症状,检测后结果呈阳性。“但是我们做的很少,她自己康复了。”她说。

伦巴第的一些医护人员说,医院无法满足需求,他们的床都快用完了。